雨の藏寶箱

小說存放區(快推薦文我給阿~~文荒了QAQ)

王子與惡龍by清簫奈何

文案:

從此,公主和王子過上了幸福的生活……

等等!為什麼從來都是惡龍抓走了公主,王子打敗了惡龍,然後就救走公主呢?龍……龍做錯了什麼……

悲傷的小西瑞爾用爪子抹掉臉頰上的眼淚?

而西方,英俊的王子奧德里奇高舉著手中的劍“惡龍,我一定會打敗你,救出公主的!以我騎士的榮耀起誓!”

好吧,他們總會相遇的,故事,也將開始……

甜甜小短文:)


☆、◆獨行◆



  “呼……”疲憊的年輕人將劍插回劍鞘,他已經在森林裡獨行了快一個月,距離惡龍的城堡,還有很遠一段距離。哦,值得高興的是,至少現在這個方向已經可以看見遠處高高在上的目的地了。要知道,一周之前他還像無頭蒼蠅一般地在森林裡亂逛呢。

  年輕人穿著一身標準的騎士服,全身的鎧甲雖然一眼看去十分簡潔樸素,但是仔細觀察的話就可以發現,上面刻的裝飾一般的花紋事實上是帶有魔法的魔紋。——這麼一來,這套騎士服的價格就大不一樣了。

  雖然在森林裡呆了已經近一個月,但是年輕人的儀表依然十分整潔,看起來就像是一個貴族——哦,好吧,他的確就是貴族。暗金色的頭髮有些淩亂……

  偉大的光明神,請原諒這暫時的邋遢吧。

  年輕人背靠一棵大樹坐了下來,這樣他能更好地面對突然的襲擊。一路走來,遇到的猛獸不少,英俊的年輕騎士擦拭起心愛的劍來,墨綠色的眼睛有些疲憊地垂了垂。

  “我奧德里奇……一定會打敗惡龍,救出公主的。”年輕人,哦,該稱呼他為奧德里奇王子殿下,如是說。而騎士——是對外的身份。

  時間不早了。他抬起頭,看著遠方山頂上那個月光照耀下越發醒目的龍之城堡……

  “嘩啦啦——”

  泉水撩動的聲音忽然傳來,奧德里奇墨綠的眼睛亮了亮——有河流!

  太好了,今天晚上終於可以好好洗一洗了。一個星期沒有好好清洗的感覺簡直糟透了。

  年輕的騎士收拾好東西,挺起胸精神煥發地朝著水聲傳來的地方走去……

  

  用劍撥開樹木的奧德里奇怎麼也沒想到會看見這樣的畫面。

  月光下銀色的長髮仿佛在發光,雖然是個背影,但是那纖細的腰肢在長髮遮掩下若隱若現,即使沒有看見正面,奧德里奇也知道這絕對是個美人……

  神啊!這難道是月下女神?

  呆住的騎士就這樣盯著“女神”的背影,完全忘記這是十分失禮的舉動。直到對方側過頭看見他,發出一聲“——嗯?”

  奧德里奇用最快的速度轉過身“萬分抱歉!我不是故意的,失禮了!”

  “……”對方沒有回應。

  奧德里奇等待了很久也沒有其他聲音傳來。

  怎麼回事?

  難道剛才我出現了幻覺?

  猶豫了一下,奧德里奇還是決定轉過身來。

  對方還在水裡泡著……只是……完全轉過來了……

  等等等等!!

  來不及尷尬的年輕騎士的目光掃過對方的胸……呃這真的不是故意的,只是……

  這也平的過分了吧!!

  當然平的過分,因為這就不是個女人。視線順著再往下,看到某個自己也有的部位之後奧德里奇已經說不出話了。

  回過神來的時候,奧德里奇看見了對方的臉……

  他已經什麼話也不想說了。

  很漂亮……銀色長髮,藍色眼睛什麼的。

  只是……為什麼是一個男人?

  對方看上去其實並不大,大約十六七歲的樣子,個子不高,比起奧德里奇矮了一個頭還多。

  他忽然歪了歪頭,看著奧德里奇“你是想一起洗澡嗎?”

  奧德里奇迅速地回答“你自己洗就好,打擾了。”

  那種完全自然的語氣和純潔無暇的大眼睛是怎麼回事……這傢伙,到底是怎麼想的?!

  然後,我們的奧德里奇王子殿下就背對著河一直到那個奇怪的傢伙洗完。

  銀色頭髮的小傢伙穿好衣服之後走過去戳了戳他“喂,我洗好了。你去洗吧。”

  在他的催促下奧德里奇有些眩暈地下了水,整個沐浴的過程,銀色頭髮的傢伙都目不轉視地盯著自己,讓他覺得自己的動作都僵硬了……



☆、◆好人◆



  “呃……你好,我是奧德里奇,閣下怎麼稱呼?”騎士先生行了一個標準的騎士禮。

  “西瑞爾。”西瑞爾蹲在地上認真地說,看起來完全就像是個幼稚的小孩子。

  奧德里奇低頭看著努力仰起臉的西瑞爾“……你這樣不累嗎?”

  西瑞爾歪了歪腦袋。

  奧德里奇乾脆也蹲了下來。

  真是個奇怪的傢伙。

  不過,這麼近距離地看的話,真的很漂亮……

  月光下,西瑞爾藍色水晶一般的大眼睛像是在發光一樣。不知不覺地,我們偉大的王子殿下竟然臉紅了,不過……他自己似乎沒有發現。

  “西瑞爾……嗯,幸會。”

  大眼睛看著他。“幸……會。”

  “冒昧地問一句,你為什麼會在這裡?嗯,我是說,這個森林很危險……你一個孩子怎麼會跑到森林這麼深的地方來?”

  “我……我被趕出來了……”西瑞爾藍色的大眼睛忽然變得水汪汪起來,然後眼淚就這麼吧嗒吧嗒地掉了下來“我沒地方去了……”

  光明神在上!奧德里奇發誓自己絕對不是存心惹他哭的!看著西瑞爾傷心的樣子,奧德里奇手忙腳亂起來——畢竟,他從來沒有過這種經歷。

  最後,奧德里奇將西瑞爾抱在懷裡哄了好久,這個小傢伙才終於睡了過去。

  

  但是以後的日子,把這個少年丟在這裡肯定是不行的,說不得要帶著他一起了。

  看著月上枝頭的天空,奧德里奇覺得今天就像是做夢一樣。

  

  奧德里奇醒來的時候,西瑞爾還皺著眉眼角掛著淚珠揪著自己的衣領縮在自己懷裡。因為睡姿的原因西瑞爾的上衣已經掀到了胸口,於是自己的手不知什麼時候居然摸在了他的腰上。

  手感真好……

  回過神的奧德里奇忍不住狠狠打了自己一下。

  西瑞爾被這聲音吵醒了。

  “唔……天亮了嗎……”帶著睡意的聲音格外沙啞,也分外迷人。

  奧德里奇默默地又掐了自己一下。

  “我,我這就去打掃屋子……”衣服還亂七八糟的少年揉著眼睛爬了起來。

  什麼!

  這個孩子竟然遭受著這樣的虐待!每天一起來面對的就是幹活?

  天哪,這簡直……簡直……

  不知道為什麼,奧德里奇覺得自己分外地憤怒。“你的家人居然這樣對待你?!”

  西瑞爾徹底醒了“唔?太好了……不是……”說完又一頭栽了回去。

  奧德里奇“……”

  銀髮少年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中午了。

  “好餓……”是烤肉的味道。

  順著香味飄出來的西瑞爾看見奧德里奇正在湖邊烤肉。

  “餓了吧?來吃一點。”奧德里奇溫柔地笑著,遞過去一塊肉。

  好人!!

  西瑞爾立刻拖著兩條眼淚接過了烤肉,心裡給奧德里奇標上了“大好人”的標籤。

  迅速地解決了午餐,奧德里奇看著西瑞爾,猶豫了一下還是說了“西瑞爾,你一個人在森林裡我無法放心,但是我現在還有事要做,你先跟著我可以嗎?”

  西瑞爾淚眼朦朧地看著眼前這個英俊的“好人”,毫不猶豫地點頭了。



☆、◆一吻◆



  “奧德里奇,晚上我可以和你一起睡嗎?”西瑞爾抱著毯子赤腳站在奧德里奇面前。

  “啊?”奧德里奇覺得自己的手猛地顫了一下。

  “因,因為那樣很舒服啊。”看奧德里奇猶豫的樣子,西瑞爾的大眼睛委屈地垂了下來。

  最終奧德里奇妥協了。

  所以呢,每天晚上睡覺的時候奧德里奇都覺得……痛並快樂著。因為西瑞爾不安分的睡姿,每天早上醒來的時候,自己的手也都在少年光滑的皮膚上。有時候是腰,有時候是背,有時候……咳,還是不說為好。

  

  奧德里奇完全沒有想到,看起來柔弱無比的纖細少年西瑞爾趕起路來居然一點也不疲憊,體力意外的好。

  自然,找食物和水這樣的體力活完全交給了奧德里奇,不過奧德里奇每次回來的時候都會發現西瑞爾叼著各種各樣的草津津有味地嚼著。奧德里奇嘗過,只覺得非常難吃……

  而每次分食物的時候,西瑞爾看著奧德里奇的眼神都亮驚人,漸漸地帶著一種依賴和信任。

  一路上西瑞爾表現出來的完全是猶如世界上最透明的水晶一般的天真,他像一隻小獸一般撅著屁股趴在地上觀察一隻蝸牛,奧德里奇沒有注意的一刻工夫,西瑞爾已經在草地上滾了一圈一圈又一圈……

  現在他不僅身上臉上沾滿了泥土,而且那頭漂亮的銀髮也已經亂糟糟全是草屑,在奧德里奇看來簡直慘不忍睹。

  這傢伙到底是哪裡來的啊……

  奧德里奇扶額。

  不過……也挺可愛的。

  無奈的騎士先生嘆了口氣,從地上把西瑞爾拎起來,然後把他按在石頭上坐好,抽了自己劍鞘的墜飾為他把頭髮綁好。西瑞爾似乎對自己的新髮型十分滿意,在這結束之後忽然撲過去吊在奧德里奇的脖子上,然後湊過臉去……

  伸出舌頭舔了舔奧德里奇的嘴唇。

  我們英俊的王子殿下已經呆住了。

  這樣的舉動簡直……太奇怪了!匪夷所思!

  但是,西瑞爾笑眯眯地舔過之後似乎是覺得味道不錯,又湊過去用力吸了一下。

  就像是嘗到了罌粟一般,鬼使神差地,奧德里奇伸出手摟住了西瑞爾,然後扣住了他的後腦勺……

  時間過去很久,奧德里奇反應過來的時候西瑞爾已經軟軟地倒在了自己的懷裡——他昏過去了。

  老天!他居然因為缺氧昏過去了!

  光明神在上!剛剛我都做了些什麼!

  奧德里奇看著懷裡漂亮的傢伙有些頭暈。

  他大概做夢也想不到自己會在去救公主的路上遇到這麼一個傢伙,而且……還把人家親得昏了過去。

  最最關鍵的是……

  對方還是個男的!老天!自己似乎好像……喜歡上了一個男孩子?!

  

  

  西瑞爾很快就醒過來了。

  而他醒過來看到奧德里奇的第一句話就是“奧德里奇,你的嘴唇很好吃……”

  奧德里奇默默掐了自己一下。

  “西瑞爾,這種舉動叫親吻。”

  “啊!我知道!就是對自己喜歡的人做的事情對不對?”西瑞爾高興地說,“對不對?”

  “……對。”奧德里奇有些無奈地看著他。

  “那麼我很喜歡奧德里奇,也很喜歡……嗯,親吻。”西瑞爾扒著自己的手指“所以,以後我們可以經常親吻對不對?”

  奧德里奇:“……”

  西瑞爾用水汪汪的大眼睛認真地凝視奧德里奇:“對不對?”

  奧德里奇:“對……”

  光明神啊,我是不是走上了一條不歸路?可憐的騎士默默地祈禱著。

  接下來兩人又繼續上了路。

  西瑞爾似乎已經把奧德里奇看成了自己的親人,對他完全不設防,十分聽話,而且非常地依賴奧德里奇。

  奧德里奇只要消失十分鐘,回來的時候就能看見西瑞爾半死不活地躺在地上:“……嗚……”

  奧德里奇大驚:“西瑞爾!你怎麼了!”

  西瑞爾臉色泛青:“嗚……”

  看見地上的一對昆蟲翅膀,奧德里奇覺得額頭上冒出了冷汗:“你不會是吃了金角卡特……”那種昆蟲不是一種低級的魔獸嗎?!

  “難吃……嘔……”西瑞爾趴在地上嘔吐半天,才終於好一點。

  奧德里奇已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了。

  老天!那可是魔獸!雖然非常低級但也是魔獸啊!先不管西瑞爾是怎麼捉到的,他能消化掉簡直已經是奇跡了!這種魔獸的殼可是非!常!堅!硬!啊!

  這種事情發生了兩三次之後奧德里奇對西瑞爾的認知又上升了一個層次。

  這傢伙的胃……是找惡龍借的吧!

  每次都吃掉一些不知道從哪裡找到的詭異的食物而且竟然似乎消化了只是會嘔吐?!

  從此之後奧德里奇不得不對西瑞爾嚴肅地警告:“我不在絕對不許吃奇怪的東西!除非你快餓死了。”

  我們的吃貨西瑞爾委委屈屈地答應了,並且保證再也不犯。

  奧德里奇這才安心。



☆、◆惡狼◆



  西瑞爾拽著奧德里奇的衣角和他在森林裡前行著。

  他認認真真地看著奧德里奇不說話時冷俊的側臉,暗金色的頭髮就像是真的金子一樣美麗,雖然微亂但是很好看,深凹的眼眶使得騎士墨綠的眼睛看上去格外深邃。

  不得不說,奧德里奇長得十分出色。

  這也是當然的,畢竟他有皇室血統。不過西瑞爾還什麼都不知道。

  “奧德里奇,你來森林幹什麼?”西瑞爾低下頭問,不知為何他心裡覺得有些不安。

  “我嗎?”奧德里奇停了下來,他揚起一抹笑“我是來殺死惡龍,救出尊貴的公主的!”

  話音未落,奧德里奇覺得自己的衣服一鬆,他回過頭去,發現西瑞爾突然沒命地狂奔而去,好像看到了什麼可怕的東西一樣。

  “西瑞爾!西瑞爾!”該死的,他怎麼了?!

  奧德里奇心裡十分著急,立刻就追了過去,要是在這裡把他弄丟了……後果他簡直不敢想像!

  奧德里奇的武技十分出色,體力也很好,但是就是這樣,在追趕西瑞爾的過程中他竟然感覺無比的吃力——西瑞爾跑得簡直比兔子還快!

  他越追和西瑞爾拉開的距離越遠——到最後,幾乎已經看不見西瑞爾的影子了!

  該死!自己堂堂的高級騎士居然還追不上一個少年?!

  但是事實就是如此,天色漸晚的時候,奧德里奇已經完全追丟了西瑞爾。

  可惡!惱怒的奧德里奇一錘砸在樹上,覺得心裡亂糟糟的,根本無法好好入睡。

  救出公主的事情只能先放一放了。明天先去把西瑞爾找回來……不管怎麼樣,一定得把他找回來!

  不知不覺,奧德里奇也沒有發現,在他心裡西瑞爾的事情已經比公主更重要了。

  而我們可愛的西瑞爾,在甩掉了奧德里奇之後,默默地蹲在地上,開始——嚎啕大哭。

  “哇……奧德里奇要殺了我……嗚嗚……他要殺我……他們都只要救那個惡魔不要我……我做錯了什麼……哇……”西瑞爾越哭越傷心,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淚,直到耳邊傳來另外一個聲音“哦?小傢伙,你怎麼了?”

  西瑞爾抬起頭,看見是一個大叔摸樣的長著小鬍子的男人。他繼續抽泣著。

  在看清西瑞爾的臉的一瞬間,男人的眼睛裡閃過一絲驚豔,他一臉憐惜地拍了拍西瑞爾的肩膀“好孩子,別哭了,餓了吧?來,叔叔帶你去吃點東西,一個人在森林裡可是很危險的……”

  單純的西瑞爾就這麼跟著小鬍子走了,月光下,小鬍子男人的臉上閃過了一絲貪婪。

  

  

  “老大,我剛剛在林子裡撿到了一個很有趣的傢伙……你一定會感興趣的……”小鬍子男人半跪在地上說道。

  “哦?卡托,說來聽聽。”帳篷裡一個獨眼的男人斜躺在毯子上,男人看上去三十多歲,一隻眼睛用眼罩遮住,另外一隻眼睛射出逼人的目光,他的臉上有一些鬍鬚,身材高大,皮膚被陽光曬成的古銅色,身上有各種傷疤——一看就是經歷過生死的狠角色,給人的感覺就像是一隻惡狼。

  小鬍子男人露出神秘的微笑“老大,這會兒——你可以去隔壁親自看一看。”

  就在那個小鬍子卡托說的“隔壁”,西瑞爾正在吃著豐盛的晚餐。只是——吃著吃著他覺得自己的頭有些暈——一定是自己太累了。

  卡托的“老大”——“惡狼”賽特羅爾此時已經掀開簾子走了進來。他看見的,就是趴在桌上睡了過去的美人——銀色的頭髮散在了桌上,美人的臉格外的俏麗,尖尖的下巴讓他想過去捏一捏,事實上他也的確這麼做了。

  抬起美人的臉,即使是賽特羅爾的心也忍不住跳了跳——老天!這簡直比自己見過所有的女人——即使是前幾天遇到的那對絕色的貴族兄妹,也絕對比不上這個美人一點點!

  我要讓她屬於我——賽特羅爾舔了舔嗜血的嘴唇,哈哈大笑著抱起西瑞爾闊步走了出去。

  “卡托——做得好,這是獎勵,拿去吧!”賽特羅爾隨手甩過去一個鼓囊囊的袋子,卡托立刻接了過去,臉上是格外滿足的笑容。

  賽特羅爾把西瑞爾帶回了自己的帳篷,然後把他放在了毯子上。

  可憐的小西瑞爾這會兒還迷糊著呢。畢竟,卡托給他下的是足量的藥,即使是西瑞爾的身體也不能立刻清醒過來。

  賽特羅爾欣賞地看著床上的西瑞爾。身材很好,但是胸部未免太平——

  立刻意識到了什麼,賽特羅爾目光一閃。

  是個男孩兒?

  可惜的是,即使是貴族也有養幾個男寵的習慣,賽特羅爾偶爾也會去找幾個男妓,因此他對性別並不十分在乎。

  他的大手摸向了西瑞爾的嘴唇,在他柔嫩的唇瓣上輕輕摩擦著。

  這麼好的貨色,要不要賣掉呢?一定可以大發一筆……

  還是……先品嘗一下?



☆、◆救命◆



  西瑞爾稍微清醒了一點兒,已經是第二天的早晨。他覺得有一隻大手在自己的身上亂摸。習慣性地以為是賽特羅爾——但是,手感好像不太對?!

  西瑞爾猛地睜開了眼睛,他發現自己躺在一個高大的男人的懷裡。

  但,但是,這人是誰?!

  “嗚哇!”西瑞爾嚇了一跳,立刻就往後退去,但是賽特羅爾迅速地伸手把他箍在了自己懷裡。

  救……救命!!陌生男人身上的味道可不像奧德里奇一樣好聞!

  雖然不知道他要做什麼,但是西瑞爾直覺不會是什麼好事情,所以西瑞爾掙扎起來“放開!放開我!”

  賽特羅爾似乎覺得美人生氣也是個很有趣的事情,稍稍放鬆了一點,結果西瑞爾用力一推,自己先被彈到了地上。

  西瑞爾剛準備爬起來,賽特羅爾已經先一步摟住了他的腰。畢竟是在森林裡舔血的大惡人,賽特羅爾的武技也是十分出色的。“你逃不掉了,小傢伙。”

  感覺到後面摟著自己的人把臉湊到了自己脖子上,西瑞爾有些驚慌地大喊起來:“奧德里奇救命!!!”

  這一聲喊得格外嘹亮,不遠處的奧德里奇幾乎立刻聽到了,他立即快馬加鞭地以最快的速度趕了過去。

  “西瑞爾……你可千萬別出事啊!”

  

  這裡西瑞爾剛剛喊出聲,賽特羅爾立刻捂住了他的嘴。“如果你吵的話……我會很生氣的。”

  雖然語氣溫柔得很,但是西瑞爾明顯聽出了這句話裡冰冷的殺機和威脅。他幾乎立刻就哭了出來。

  嗚嗚……好可怕!還不如回去被那個惡魔虐待呢嗚嗚嗚……善良的西瑞爾幾乎完全聽從了父母的教誨,即使是這個時候依然沒有想到自己可以用魔法殺了他。

  梨花帶雨的美人總是更能引起男人的憐惜。當然……還有欲望。

  於是西瑞爾的兩隻手都被按住,而塞特裡奇對外面喊了一聲:“任何人不許入內!”之後,往西瑞爾嘴裡塞了一個紅色的藥丸逼著他吃了下去之後,真的像一隻惡狼一般地狠狠扯掉了西瑞爾的衣服。

  西瑞爾已經嚇壞了,塞特裡奇罪惡的手在西瑞爾身上暢通無阻地遊移著,他甚至還想去親西瑞爾的嘴,但是西瑞爾扭來扭去就是不讓他親到自己。

  親吻……只和喜歡的人……

  憤怒的惡狼一口咬在了西瑞爾的脖子上,西瑞爾疼得大叫了一聲。上半身已經被剝得精光了,再這樣下去的話……

  嗚嗚嗚……奧德里奇!!

  就在這個時候,外面傳來兵刃交集的聲音,“老大!老大不好了,有個騎士闖進來了!兄弟們都不是他的對手!”

  “哦!該死!”被打斷的賽特羅爾格外憤怒,他站起身,找了一根麻繩將西瑞爾兩隻手都捆了起來,然後拿起武器沖了出去。

  外面奧德里奇已經把小嘍囉們解決得差不多了。“把西瑞爾給我交出來!”奧德里奇憤怒地喊道。

  可是大家並不知道西瑞爾就是昨天晚上那個美人兒。

  就在這時帳篷裡的西瑞爾聽見了奧德里奇的聲音,他幾乎是帶著哭腔喊道:“奧,奧德里奇我在這兒!”

  接下來,憤怒的騎士幾乎解決掉了所有人。

  帳篷裡的西瑞爾什麼也看不見,他只是聽見外面乒乒乓乓的嘈雜和呼喊,心裡有些擔心……

  過了很久,外面的聲音完全平靜了下來。在西瑞爾的顫抖中,奧德里奇終於出現了。

  他撩開了簾子,陽光一下照了進來,有些刺眼。此刻的奧德里奇背著光,全身籠罩在陽光下,就像是天使一樣……



☆、◆龍◆



  “奧德里奇……奧……哇……”西瑞爾終於放聲哭了起來。

  看清此刻西瑞爾慘狀的奧德里奇恨不得再把剛剛殺掉的那個男人用劍再戳個幾百遍……不,幾千遍!

  西瑞爾已經被扒得只剩下褲子了,身上都是紅紅的印子,脖子上還有一個明顯的牙印。頭髮也亂糟糟的,臉上還掛著淚痕,白嫩的手被粗魯地捆了起來,要多可憐有多可憐。

  奧德里奇過去把他的手解放出來,西瑞爾立刻撲過去抱住了他。

  這個時候西瑞爾才發現奧德里奇似乎……受傷了!

  “哦,那個男人……嗯,獨眼的男人,挺厲害的。雖然受了點傷,不過他已經被我殺了。”奧德里奇溫柔地揉了揉西瑞爾的頭髮,擦掉了他臉上的淚。

  西瑞爾忽然伸出兩隻手,放在奧德里奇肩膀上那個還在流著血的傷口附近,然後念了一句奧德里奇從沒有聽過的語言。

  接下來,一道柔和的光芒閃過,傷口迅速地癒合了。

  西瑞爾看著奧德里奇,認真地說:“奧德里奇……我不是人類……我是一隻龍,我就是你要……要殺掉的‘惡龍’。”

  說完這些,西瑞爾覺得自己緊張得快要暈過去了……

  奧德里奇會怎麼做?嚇一大跳?離自己遠遠的?還是,殺了自己?

  西瑞爾努力地把自己縮成一小團,這時候卻忽然感覺到奧德里奇在溫柔地撫摸自己的頭髮。

  “小笨蛋。”奧德里奇說。

  什,什麼?

  西瑞爾茫然地抬頭。

  “其實……我隱約猜到了呢。”奧德里奇墨綠的眼睛裡閃著溫柔的光,“首先,你太漂亮了。不過這確實不能說明什麼。但是,你什麼都不懂卻能一個人安然無恙地待在這樣的森林,你的消化能力,包括你的速度……都讓我覺得非常驚訝。而且,這幾天我發現周圍的魔獸比平時少了好多,幾乎一隻都看不見——是因為你的龍威吧?昨天晚上我想了很久,最後得出的結論是:你是因為我那句‘我是來打敗惡龍’——”

  “你說的是‘殺死’……”西瑞爾委委屈屈地小聲插嘴。

  “噢,抱歉……你知道我不會這麼做的。”奧德里奇無奈地揉揉西瑞爾的頭髮,“我覺得你是因為這句話才離開我的,然後再一想,結論就很明顯了,雖然很不可思議,但是,你應該就是龍之城堡的主人了。”

  推論得很有道理,不得不承認,這位王子殿下的腦子還是很聰明的。

  “西瑞爾,我是一位王子。”奧德里奇坐了下來,順手把西瑞爾攬在了自己懷裡,“我的父親大限將至,國家面臨很多危機,而我即將即位,如果我不能把公主帶回去,就沒辦法從她的國家得到幫助……你能聽懂嗎?”

  西瑞爾在奧德里奇懷裡點了點頭。

  “奧德里奇……我現在不是龍之城堡的主人了……”西瑞爾道。

  “什麼?!”奧德里奇吃了一驚。

  “那個公主……她搶了我的城堡,把我趕出來了……”西瑞爾哀怨地道。

  奧德里奇覺得自己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公主,把龍趕出來了?

  光明神啊,我剛剛是不是聽錯了?

  西瑞爾看見奧德里奇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又補充了一句,“是真的,她還逼著我每天打掃屋子。她是個惡魔……”

  好像是想到了什麼可怕的東西,西瑞爾打了一個冷顫。

  雖然有些難以接受,但是奧德里奇還是選擇相信西瑞爾。

  不管怎樣,公主還是必須要救,不,帶回去的。



☆、◆誘惑◆



  所以兩人決定還是繼續前往西瑞爾曾經的“家”。

  此時西瑞爾還在奧德里奇的懷抱裡,他覺得很神奇,竟然有人類這樣溫柔地對待自己……

  抱著西瑞爾的奧德里奇覺得更加神奇,雖然知道面前萌萌的傢伙是龍,但是卻完全不覺得有什麼問題,這樣摟著他,依然覺得心裡很高興……

  “西瑞爾,你會魔法?”忽然想到了什麼,奧德里奇這樣問道。

  “嗯,我是銀龍。唯一一種會魔法的龍。”說到這個西瑞爾覺得很自豪地挺了挺胸,然後他忽然覺得自己的身體都莫名地變燙了。

  “那你為什麼不用魔法把那個傢伙……”奧德里奇說到一半,看見西瑞爾茫然的表情就知道他完全沒有想到過‘傷害’別人,哪怕是壞人。

  “我的天……還好你遇到的是我,你要是遇到壞蛋一定被騙走。”奧德里奇扶額。“記住,西瑞爾。”他的聲音變得嚴肅了起來。

  “嗯。”西瑞爾也嚴肅了一些,他放下了在奧德里奇身上找到的準備往嘴裡送的不明物體。

  “下次遇到這樣的壞蛋,不用客氣,打暈是完全沒關係的,明白嗎?”

  “嗯!”西瑞爾認真地點頭。他看著近在咫尺的奧德里奇的臉,突然覺得身上好熱。

  他難受地扭了扭。

  奧德里奇發現西瑞爾有點不對勁。

  他的臉紅得有些不正常……眼神也不太對……

  奧德里奇愣了一下,瞬間明白了什麼。

  “西瑞爾,那個該死的混蛋給你吃了些什麼?”奧德里奇咬牙切齒,還好自己來得及時,要不然可憐的西瑞爾會遭受的將是……

  他覺得自己果然還是該把剛剛殺掉的那個男人用劍再戳個幾萬遍。

  “唔……紅,紅色的丸子……好難受……”西瑞爾在奧德里奇懷裡扭來扭去,兩隻小手胡亂地往他的衣服裡伸。

  還好兩人此刻還在賽特羅爾的帳篷裡。奧德里奇看了一眼旁邊的毯子,抱著西瑞爾把他放在了上面。

  西瑞爾緊緊地勾住了奧德里奇的脖子,直到把他也勾到了毯子上。奧德里奇不得不側身撐在西瑞爾上方。

  看著面前神志不清的美人,正直的騎士有些不知所措。

  偉大的光明神啊……這,這可怎麼辦才好?!

  在騎士愣神的瞬間,西瑞爾已經順著奧德里奇的脖子把臉湊到了他的臉上。

  這是一個很糟糕的吻。

  至少奧德里奇是這麼覺得的。

  近在咫尺的西瑞爾眯著眼睛,藍色的眼睛被長長的睫毛遮住了大半。他湊過去,摟住奧德里奇的脖子,亂七八糟地在他的臉上、唇上親親舔舔,最後還咬了幾口……

  吃貨。

  奧德里奇有些哭笑不得,但最後他還是摟住了小呆龍,親自教會他怎樣親吻。

  是一個溫柔而纏綿的吻,一個王子……與龍的吻。

  奧德里奇在西瑞爾柔軟的口腔裡攻城掠地,舌尖勾住西瑞爾的,與他糾纏,受到藥性的影響,西瑞爾變得格外配合,熱情似火地回應起來。

  奧德里奇的理智之弦迅速地在西瑞爾的回應下崩斷了。

  很快,他的手不知不覺地就從西瑞爾還光溜溜的的後背滑到了腰,西瑞爾的腰纖細而柔軟,奧德里奇有些愛不釋手……漸漸地他的手滑向西瑞爾的臀……

  衣服一件件滑落,西瑞爾雖然已經失去思考的能力,但是他感受到非常的……舒服……

  還有……眩暈……



☆、◆兄妹◆



  西瑞爾醒來的時候,覺得自己的頭非常的疼,並且……屁股似乎也很疼。

  他摸著自己的屁股暈乎乎地從床上爬起來,很快就因為頭暈又跌了回去。

  這時聽見聲音的奧德里奇從外面走了進來。

  “奧……奧德里奇……我頭暈……”西瑞爾對著奧德里奇伸出雙手。

  奧德里奇過去把差點兒掉下來的他接住,親了親他的頭髮。

  突然的親密讓西瑞爾有些不知所措。“奧德里奇?”

  奧德里奇抱著他,微笑:“怎麼了?”

  “我……我屁股好痛……”西瑞爾的臉都皺了起來。

  奧德里奇乾咳一聲,有些尷尬。

  怎麼說?

  昨天晚上我們滾了一晚上的床單?

  所以我一定會對你負責?

  你的身體很美味?

  不行不行……

  最後,王子殿下莊重地單膝跪了下來,拉起西瑞爾的一隻手吻了吻他的手背,然後把右手放在了心臟上:“我,奧德里奇•西絲法爾,願意終身與西瑞爾為伴,直至死亡。”

  這算是莊重的誓言了。

  也就是說,奧德里奇已經決定把西瑞爾當做伴侶看待。

  西瑞爾有點愣。

  昨天到底發生了什麼?

  昨天晚上嗎?西瑞爾自然是再次因為缺氧……昏了過去。

  所以他什麼也不記得了。

  奧德里奇牽起西瑞爾的一隻手“小呆龍,還不明白嗎?我喜歡你。”

  耶?

  西瑞爾愣了愣,然後很開心地笑了:“啊,我也是!”

  看著他開心的樣子,奧德里奇就知道——他根本沒有明白自己剛剛的話……

  奧德里奇忽然覺得有些挫敗……

  啊啊,算了吧,以後的路還長著呢。

  帳篷外還是零亂的屍體。這些人幹的都是不乾淨的勾當,每個人都不知道背著幾條人命,所以死不足惜,奧德里奇殺他們的時候完全沒有猶豫。把這些處理好,又順便帶走了兩個帳篷,兩人又開始繼續趕路。

  或者說……是西瑞爾不情不願地跟著奧德里奇趕路。

  他是真的不想見到……

  不由得就又打了個冷戰。

  天快黑的時候,他們取出帳篷正準備搭起來,不遠處傳來了微弱的呻吟聲。

  咦?會是誰?

  奧德里奇抽出劍,做了個噤聲的表情,往那裡小心地走去。

  

  兩個衣衫髒亂但是可以看出衣服非常昂貴的貴族年輕人倒在地上。似乎是兄妹,因為他們都有著金髮,面容也很相似。哥哥二十來歲的樣子,而妹妹看起來也就和西瑞爾差不多大。此刻兩人簡直狼狽到了極點,頭髮都很亂,身上還有著血污。

  救人?

  還用說嗎。

  貫徹了騎士法則的奧德里奇立刻將兩人帶了回去。西瑞爾則為他們治療了傷勢。

  兩人似乎是落了難,身心疲憊,沒過多久就一起睡了過去,在那之前哥哥強撐著地道了謝。

  看著昏睡的兩人,奧德里奇和西瑞爾都很無奈,還好準備了兩個帳篷,於是就為他們讓出了一個。當然……西瑞爾是在奧德里奇懷裡安然入睡的。

  第二天一早,兩人醒來了。

  “非常感謝您的救命之嗯。”哥哥非常優雅地欠了欠身,“我是路易金,這是舍妹路易安娜。”

  有著金色頭髮藍色眼睛的洋娃娃一樣漂亮的路易安娜用她的下巴朝奧德里奇點了點,算作感謝。

  “路易安娜,注意你的禮節。”路易金皺了皺眉對妹妹說道。

  路易安娜這才高傲地欠了欠身。

  

  西瑞爾感覺很不好……

  因為,他能感覺到,路易安娜的眼神似乎沒有離開過奧德里奇。

  奧德里奇的感覺更加糟糕……

  他發現路易金只看了自己一眼,就盯上了西瑞爾,而且看著西瑞爾的眼神裡帶著驚豔。

  天啊。

  西瑞爾和奧德里奇都覺得,這對兄妹……好像,出乎意料的麻煩啊……



☆、◆相處◆



  因為幫忙治療了傷勢,西瑞爾被兄妹當做了光明系的法師。

  而奧德里奇的身份看服裝就很明顯了——騎士。

  好好梳洗過的兩人看起來比原來好多了,兄妹的長相都很美麗,這樣的樣貌即使放在貴族圈子裡也是上流的。路易金是火系法師,而路易安娜則是冰系,兩人的實力也都不差。

  接下來他們描述了自己的遭遇——出來歷練的貴族子弟,因為缺乏經驗被別有用心的人暗算……

  巧合的是,暗算他們的人正是已經被奧德里奇除害的“惡狼”賽特羅爾一夥。

  嗯,他們就是賽特羅爾曾提到的“前幾天遇到的那對絕色的貴族兄妹”。

  雖然傷基本上已經痊癒,但畢竟元氣大傷,奧德里奇和西瑞爾決定先留下來照顧他們幾天。

  很快他們都開始覺得這是一個錯誤的決定。



  早晨奧德里奇出去打獵了,雖然有些不放心,但西瑞爾一再拍胸脯保證沒有事,奧德里奇只好把他留下來“照顧”兄妹。

  但是,他們都忽略了一點——西瑞爾從來沒有照顧過人。

  ——很快,西瑞爾就幾乎遺忘了這裡還有兩個人需要自己“照顧”……

  路易安娜梳理好自己金色的長髮,看了一眼旁邊自己玩的很開心的西瑞爾,皺眉道“你去給我端杯水來。”

  西瑞爾正在研究地上昆蟲的爬行軌跡,完全沒注意到路易安娜說的是自己。

  “你聽不見我說話嗎?”路易安娜有些惱火,不僅僅是因為從來都是被伺候慣了的自己忽然沒有人使喚,還因為西瑞爾的長相竟然勝過了自己——而他竟然還是個男孩子!

  沒錯,這才是最讓人火大的地方。

  火大的路易安娜走到西瑞爾身邊打算仔細看看到底是什麼東西如此有吸引力以至於讓他竟然忽略的自己的存在……

  “天哪,骯髒的泥土裡能有什麼東西……哼,真是沒有品位的粗鄙下等人……” 路易安娜嫌棄地看了西瑞爾一眼,在他身邊這樣說道。

  “嗯?娜娜你也在呀~”西瑞爾這才看見她,然後笑著對她招招手,“快來看啊~這裡有兩隻蟲子在打架呢~”

  “誰……誰讓你喊我娜娜了!”突然被這麼親密地稱呼,路易安娜嚇了一跳,她的表情像是有點生氣,又像是有點兒不知所措,她彆扭地轉過臉去,西瑞爾好像看見她……有點兒臉紅?

  其實西瑞爾對路易安娜的感覺並不是厭惡——雖然她總是盯著奧德里奇看——因為路易安娜和自己一樣的藍色的眼睛,西瑞爾總覺得有一種親近的感覺,不知不覺就在心裡把她定位在了“妹妹”上。

  所以儘管路易安娜的態度不怎麼樣,還總是用鼻孔看人,甚至剛剛出言不遜,西瑞爾都沒有生氣。

  “娜娜……”西瑞爾又喊了一聲。

  這回路易安娜直接提起裙子跑掉了。

  “啊……”西瑞爾有些茫然……她怎麼了?

  “她沒有事,只是……有些不太習慣吧。”一直在旁觀的路易金寵溺地看了眼妹妹離開的方向,帶著笑意說道。

  是這樣嗎?

  之後路易金一直在和西瑞爾搭話,路易金很博學,也很優雅,西瑞爾覺得他比路易安娜好相處很多,是個非常儒雅的人。

  而歸來的奧德里奇看見的就是路易金寵溺地摸著西瑞爾的腦袋,而西瑞爾正和他歡快地聊天……

  王子殿下的臉有些黑。

  從此之後路易金的病號待遇被取消了,去找食物的隊伍里加上了他一個。



☆、◆陷阱◆



  路易安娜盯著前面奧德里奇挺拔的背影有點兒出神。

  他算是她見過的最看的上眼的男人了……

  然後她把視線轉向奧德里奇旁邊那個銀色的身影上。

  西瑞爾像是感覺到了什麼,回過頭來沖著路易安娜笑了笑:“娜娜?”

  “……哼。”路易安娜迅速地把頭扭了回去。

  笑得好傻,那傢伙。

  旁邊的路易金看著妹妹賭氣一樣地扭頭無聲地笑了笑,沖著西瑞爾抱歉地點了點頭。

  

  天黑的很快,路易安娜和西瑞爾留在原地,奧德里奇和路易金則去選地方搭帳篷了。

  畢竟是女孩子,路易安娜看著漸漸黑下來的森林,悄悄地往西瑞爾的方向靠了靠。

  西瑞爾感覺到了路易安娜的害怕,主動伸出手拉住了她的:“娜娜不怕,我會保護你的。”

  從來都是被周圍的人曲意奉承,而又因為自己的性格一直交不到朋友的路易安娜看著此時西瑞爾的真誠的笑臉,忽然覺得鼻子一酸。

  她難得地沒有別過臉去,而是回了一個有些彆扭的笑,然後張了張嘴正要說話——就在這時一個黑色的東西“呀——”地叫了一聲,沖著路易安娜飛了過來,她被嚇得尖叫一聲,轉過身就拼命往後跑去。

  西瑞爾喊了一聲“娜娜!”立刻追了過去,他很快趕上了亂跑的路易安娜,伸出手抓住了她的胳膊——

  哢嚓。

  兩人都來不及反應,腳下一輕,身體開始不由自主地下墜……

  最後關頭,西瑞爾用力將路易安娜拉進了自己懷裡,然後緊緊摟著她,掉了下去。

  嘭——

  肉體和地接觸的發出沉悶的聲音,聽著就很疼……

  路易安娜緊緊閉著眼睛,周圍全是塵土,什麼也看不見,她知道自己還在西瑞爾的懷裡,對方還緊緊抱著自己。

  等到塵埃落定,路易安娜睜開眼,看見西瑞爾痛苦地皺著眉。

  “西,西瑞爾!”西瑞爾沒有反應——他昏過去了。

  但即使這樣他還沒有放開抱著路易安娜的手。

  路易安娜真的嚇壞了,她的眼淚啪嗒啪嗒地掉在西瑞爾的身上,“西瑞爾!光明神保佑,你快醒過來啊……”

  聽見路易安娜的一聲尖叫,路易金和奧德里奇立刻放下手裡的東西趕了過來,但是卻不見人影。

  這個坑大概是很久以前獵人挖下的陷阱,很深,而且洞口不大,距離他們找過來看來得有一段時間了。

  現在路易安娜真的不知道怎麼辦才好,她一直哭一直哭,直到完全弄濕了西瑞爾腹部的衣服,西瑞爾醒了過來。

  “唔……疼疼疼……”醒來的西瑞爾的第一個反應是——屁股好疼!頭也好疼!

  那是自然,因為是屁股先著地,然後頭又磕在了石頭上。

  這和上次一覺睡醒的屁股疼完全不一樣!這回是疼得整個麻掉了……

  嗚嗚嗚……好疼啊……

  西瑞爾疼得差點哭出來,卻發現身邊已經有一個淚人兒了——路易安娜。

  他最終還是忍住了。

  “娜娜……你沒事吧?”西瑞爾摸著屁股說道,一摸卻發現不太對,他把手放在面前。

  流血了……

  “哇……西瑞爾你沒……沒事吧……你流血了!”路易安娜更加傷心起來,“嗚……西瑞爾……”

  男子漢大丈夫……

  西瑞爾難得地堅強了一回,強忍著道:“沒有事!一點血而已……”

  嗚嗚嗚……但是真的好疼啊……

  掉下來的時候屁股被鋒利的石頭戳了個洞,自然很疼。

  雖然是龍,但是很不幸的,西瑞爾是銀龍,防禦最差的一種。

  但是自癒能力還是不錯的。

  在路易安娜的攙扶下,西瑞爾勉強地站了起來。

  “娜娜你真的沒有事吧?”他還是不放心地又問了一遍。

  “我沒事。”路易安娜低聲說了一句,然後看著月光下西瑞爾雖然亂掉了但是依然美麗的銀色頭髮,他映著月光的清澈的藍色眼睛,看著裡面那個滿臉眼淚的自己,忽然猛地撲過去抱住了西瑞爾。

  “謝謝。”她第一次真心地道謝。



☆、◆告別◆



  屁股上的洞雖然流了不少血,但其實並不是很嚴重。

  路易安娜以為西瑞爾是光明系的法師,催促他給自己的屁股放了一個治療術……

  而很快奧德里奇和路易金就趕來了,把兩人從陷阱裡救了上去。

  西瑞爾一下就撲進了奧德里奇的懷裡,奧德里奇用力的抱緊了他。

  ——不用多說什麼,路易兄妹也能看出他們的關係不同尋常。

  只是這一次,路易安娜沒有再盯著奧德里奇看,她一直用一種柔和的眼神看著西瑞爾。

  發現了這一點的路易金用奇異的眼神看了看西瑞爾,猜測著在陷阱裡到底發生了什麼。

  之後的幾天,路易安娜和西瑞爾的關係越發地親密起來,讓奧德里奇和路易金都很不理解。

  奧德里奇甚至產生了自家的小呆龍要被拐跑了的錯覺。

  趕緊把他們送走……



  於是幾天之後,兄妹決定啟程回家,西瑞爾的屁股也早就好了。

  路易金和路易安娜是奧德里奇國家鄰國的大貴族的少爺和千金,有錢有權,畢竟是救命之恩,在得知了奧德里奇的王子身份和他面臨的困境之後,兩人決定用家族的力量給予他一些財力上的幫助——這是奧德里奇沒有想到的驚喜。

  臨走之前,路易安娜給了西瑞爾一個大大的擁抱——

  “你要記得來找我!”她把自己隨身戴著的藍色的水晶手鏈解了下來給西瑞爾戴上,上面刻著她家族的家徽,算是信物。然後再次用力地抱了他一下。

  “我會的,娜娜。”西瑞爾也回抱了過去。

  路易安娜和路易金就此離開了,而西瑞爾和奧德里奇也要繼續去龍之城堡的路。

  

  兄妹離開不到十分鐘,奧德里奇一伸手將西瑞爾摟在了懷裡。

  “奧德里奇?”西瑞爾吊在他脖子上眨巴著大眼睛問道。

  “西瑞爾……你很喜歡那個小姑娘?”奧德里奇眯著眼睛問道。

  忽然感覺有點兒危險的西瑞爾福至心靈,脫口而出:“更喜歡奧德里……唔唔……”

  剩下的話用不著說出口了。

  因為兄妹的存在一直沒有和西瑞爾親密過的奧德里奇吻住了西瑞爾柔嫩的唇……

  “你自己說的,很喜歡親吻。”奧德里奇伸手解開了西瑞爾的衣服,手掌滑進了褲子……

  ——這就是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屁股好了嗎?”摸著西瑞爾光滑的臀,奧德里奇忽然問了一句。

  “唔?早就好了……”西瑞爾茫然地回答。

  “那就好……這次不會疼了……”奧德里奇邪惡地笑了笑,在西瑞爾的鎖骨上咬了下去……

 

  第二天一早,趴在床上動彈不了的西瑞爾眼淚汪汪地瞪著奧德里奇:“屁股好疼……大騙子……”

  奧德里奇拉拉衣領:“懲罰。”

  什麼懲罰啊嗚嗚嗚……壞人……

  西瑞爾在地上滾來滾去,奧德里奇只好無奈地把他抱起來,親了親他的額頭:“好了,總會習慣的。”

  啊嗚!才不要習慣!

  西瑞爾在奧德里奇懷裡蹬腿。

  最後奧德里奇準備了好吃的烤肉才把西瑞爾安撫好。

  吃起來的西瑞爾瞬間把什麼都忘了——

  好好吃~

  奧德里奇是大好人~



☆、◆公主◆



  一周的時間很快過去了,龍之城堡已經近在咫尺。

  西瑞爾覺得越發害怕……

  要去見惡魔!還要把她接走!天哪,奧德里奇真的可以做到嗎……

  堅定的奧德里奇完全不聽西瑞爾的哀求,無論如何都要去見公主。

  此刻兩人正站在龍之城堡的門口。

  說是門……其實根本就沒有門,因為龍的體型的緣故,城堡非常的大,牆上鑲滿了寶石——龍的天性。

  奧德里奇拖著不情不願的西瑞爾就往裡走去。

  空曠的大廳裡,只能聽到兩人啪嗒啪嗒的腳步聲……

  越往裡走越是黑暗,這樣的場景讓奧德里奇也不由得有些發怵……

  “有人嗎?”奧德里奇停了下來,大聲問道。

  “啪。”

  隨著一個清脆的響指,大廳忽然亮堂了起來,四周的火把全部點燃了。

  “哦?還知道回來啊,我可愛的小龍?”十分磁性的女聲響了起來,西瑞爾嚇得一抖,直接鑽進了奧德里奇懷裡。

  奧德里奇這才看清,大殿最中央的寶座上一個衣著華麗的女人手撐著頭,翹著腿坐著。頭髮是紅色,大波浪,衣領很低,身材……非常棒。

  “哦?這位是?”看清抱著西瑞爾的奧德里奇,她眼睛一亮,似乎是很感興趣地問道。

  奧德里奇深吸了一口氣,行了一個標準的見面禮:“公主殿下……您好,我是奧德里奇,奧瑟國的王子。”

  “王子……哼,又是王子……”她不滿地冷哼一聲,“怎麼,又是來把我帶走的麼?”

  ……這是什麼情況?

  對了之前好像是有不少人來過,但是都失敗了,而且回去之後對這件事情絕口不提,奧德里奇也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

  “薇薇安……”西瑞爾忽然插口。

  “你叫我什麼,寶貝?”薇薇安盯著西瑞爾。

  “女……女王陛下……”西瑞爾已經快哭出來了,“你不可以欺負奧德里奇……”

  什麼……

  奧德里奇一陣眩暈。

  “為什麼?你知道我最討厭那些說著要把我‘救’出去的傢伙!我在這裡很好啊,幹嘛要來打擾我……哼,而且一個個連我都打不過,真是沒勁。”

  肯定打不過啊,你可是大法師啊!西瑞爾內心咆哮。

  薇薇安說著歪在了大靠椅上,“啊啊啊——最近都沒有人來……原來還有你這小笨龍陪我,你跑掉之後我簡直要生蘑菇了——”

  就是這樣。

  奧德里奇終於明白為什麼那些傢伙對這位公主的事情絕口不提了——他們都是被公主打敗的,而不是惡龍……

  啊不,是善良的小龍。

  公主是自己來到龍之城堡的,並且還佔領了城堡,順便欺負了龍……

  所以,作為一只好龍,西瑞爾真的覺得好冤枉啊嗚嗚嗚……

  “薇薇……”感覺到薇薇安的怒視,西瑞爾連忙改口,“女王陛下……你能不能跟奧德里奇回去……他,他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奧德里奇把自己的身世和國家的困境解釋了一番,最後誠摯地邀請薇薇安去皇宮做客。

  薇薇安翹著二郎腿摳手指:“那又怎麼樣,關我什麼事。”

  西瑞爾覺得龍生絕望了,如果這個惡魔繼續在這裡呆著,以後大概就是自己和奧德里奇一起打掃屋子了……

  “說起來,你為什麼要幫著那個——”薇薇安頓了頓。

  “奧德里奇。”奧德里奇無奈地插嘴。

  “哦,對,奧德里奇。你幹嘛幫他?西瑞爾,我們才是一家人呢~”說到這裡薇薇安從椅子上飛奔下來一把抱住西瑞爾使勁地摟,西瑞爾差點悶死在薇薇安的胸口。“你不在我還真的很想你啊~寶貝兒~”薇薇安一邊摩擦西瑞爾的頭頂一邊瞥眼看奧德里奇。

  “唔唔……!”西瑞爾開始翻白眼了。

  “公主……咳,女王陛下,能請您鬆手嗎?西瑞爾快悶死了。”奧德里奇不忍心地開口。

  薇薇安露出一抹邪惡的笑:“可以啊,不過……你得先……告訴我你們的關係。”

  哈?

  奧德里奇愣住了。



☆、◆結局◆



  薇薇安用手指卷著自己的頭髮朝奧德里奇拋了個媚眼:“別害羞呀~”

  奧德里奇尷尬地咳嗽一聲:“你想問什麼?”

  薇薇安從後面摟著西瑞爾笑:“你們的關係。”

   “好吧……”奧德里奇無奈地抓了抓自己的頭髮:“這個小傢伙,西瑞爾,是我的伴侶。”

  “果然是這樣!”薇薇安的眼睛驚人地亮了起來,“西瑞爾!”

  “嗯嗯?”西瑞爾很茫然。

  “幹得好!”薇薇安大力地拍了拍西瑞爾的肩膀。

  “啊?”西瑞爾更加茫然。

  “西瑞爾!”薇薇安又一次召喚道。

  “在!”西瑞爾舉爪子。

  “你怎麼想的?是和奧德里奇一起離開還是留在龍之城堡?”

  這倒確實是一個問題。如果奧德里奇要走的話,自己怎麼辦?

  “皇宮裡有很多好吃的……”奧德里奇突然插了一句。

  “噢!跟你走!!”西瑞爾果斷地決定了。

  薇薇安扶額:“天啊……這吃貨……”

  奧德里奇只是笑了笑,用溫柔的眼神看著西瑞爾:“我會好好保護他的。”

  雖然是強悍的龍,但是西瑞爾的性格太單純,如果沒有好好保護是很容易出事的,這一點無論是奧德里奇還是薇薇安都很清楚。

  看著甜甜蜜蜜的兩個人,薇薇安突然爆出一陣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正在柔情對視的西瑞爾和奧德里奇被嚇了一大跳。

  “我決定了!如果你們答應我一件事我就和你們回去!”薇薇安說。

   哎?! 變這麼快?不過,這對於奧德里奇來說確實是一件好事。

  “請說。”

  薇薇安攏了攏一頭長髮:“你即將繼位是麼?”

  “對。” “我的要求就是——你要定西瑞爾為皇后,你們的婚禮……我要證婚。”薇薇安一字一句地這樣說道。

  哎?!不管怎麼猜,奧德里奇和西瑞爾都完全沒有料到薇薇安居然提出這樣的要求。

  這對她來說有什麼好處嗎?這位公主殿下……還真是不可思議呢。

  這樣的要求並不難做到,需要的僅僅是勇氣——奧瑟國的歷史上還從來沒有男皇后出現過呢。

  就這樣,奧德里奇答應了薇薇安的要求,終於成功地“救”回了公主殿下。哦,對了,還有一隻“惡龍”。



  兩個月後,第一位騎著銀龍的王子殿下出現在了戰場上,魔法龍威力巨大,敵人聞風喪膽,很快全部敗退。

  因為龍的存在,再也沒有國家敢打奧瑟國的主意。開玩笑!那可是龍! 而奧德里奇得到了薇薇安的國家的幫助,成功登基。

  財政方面路易兄妹的雪中送炭也讓奧德里奇欣慰不已。

  很快,國家開始呈現欣欣向榮的局面。

  三個月後。國王的婚禮盛大地舉行。

  百姓們對這位男性的皇后並不反感——相反,大家非常愛戴他——不僅是因為西瑞爾幫助國王陛下鞏固了江山,還因為他本身的親和力——完全沒有架子,非常招人喜歡。

  ——就這樣,歷史上第一位男性龍族皇后誕生了。故事到這裡就結束了。哦,對了,還有最後一句話。

  ——從此,王子與惡龍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



【全文完】

穿越之大嫂by雅寐 | 主頁 | 宰相男妻by莫邪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